單位地址:沈陽市和平區南三經街20號嘉隆大廈A座1506室

郵政編碼:110003

咨詢電話:13940334386 13998269622

024-23252875

查看地圖 >>

學術論文

莊云律師與嚴冬云法官共論交通安全法立法完善之管見

加入時間:2006-11-30 9:42:31    ->返回上一頁

交通安全法立法完善之管見

 

——關于道路交通事故責任重新認定的立法完善

 

200451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章交通事故處理第七十三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根據交通事故現場勘驗、檢查、調查情況和有關的檢驗、鑒定結論,及時制作交通事故認定書,作為處理交通事故的證據。交通事故認定書應當載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實、成因和當事人的責任,并送達當事人?!比嗣穹ㄔ撼靄嬪緋靄嫻奈飧呤ⅲㄔ記肴舜蠓üの芯渴也糠滯荊┲鞅嗟摹噸謝嗣窆埠凸纜方煌ò踩ㄊ徒狻芬皇櫓腥銜骯不亟煌ü芾聿棵怕男兄霸鸕慕峁硐治煌ㄊ鹿嗜隙ㄊ?,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依法及時制作交通事故認定書,并送達當事人,否則應承擔行政不作為的法律責任?!?/SPAN>[1]

筆者認為從上述的條文及其解釋中可以看出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的制作機關是行政機關,其制作交通事故認定書的行為是行政行為。

《行政復議法》第二條規定的行政復議行為是指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向行政機關提出行政復議申請,行政機關受理行政復議申請、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活動?!庇紗絲梢鑰闖?,行政復議的對象原則上只能是行政機關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而且行政復議對于公民、組織來講是維護其合法權益的一種程序性權利,行政機關在進行行政復議時既審查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也審查行政行為的合理性。行政復議機關對具體行政行為明顯不當的,應當依法撤消或變更。

目前實施的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條僅僅規定了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制作交通事故認定書的內容,并沒有賦予當事人對交通事故認定書不服應當采取的類似于行政復議的法律?;ご朧?。而在19919月國務院發布的《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第二十二條則規定“當事人對交通事故責任認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后15日內,向上一級公安機關申請重新認定;上一級公安機關在接到重新認定申請書后30日內,應當作出維持、變更或者撤銷的決定?!蔽夜男姓匆櫸ㄊ?/SPAN>1999101實施的,此前實行的是199111日起實施的《行政復議條例》??梢鑰闖鲇捎諏⒎ǖ鬧禿笮砸約案韃棵歐ǖ南謂有圓畹仍?,《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中賦予當事人的復議申請權沒有正式稱謂,一直就叫“申請重新認定權”。筆者認為其實它就是復議申請權,盡管稱謂不是復議申請權,但是畢竟該項權利是存在的。它在一定的程度上?;ち說筆氯說暮戲ㄈㄒ?,限制并約束了直接辦案的交通警察及其辦案機關的權利擴張。因為交通肇事責任當事人除了承擔民事責任外,對于重大的交通肇事往往還涉及刑事責任,究竟承擔什么責任一般是依據認定書,所以僅憑一次裁決作出的認定書,難免存在偏頗。如果考慮其中的人為因素,那后果更是不可想象。

筆者在《事故處理辦法》實施期間代理過一起李某涉嫌交通肇事罪的案件,接手案件時李某已經被刑事拘留?;峒钅澈蟮彌阜⑹崩钅臣菔渙鉸幟ν諧滌胂嘞蛐惺壞鈉鎰孕諧檔惱拍誠嘧?,翻到李某的右側溝里,當時李某昏倒,摩托車轉向燈被撞壞。張某叫醒李某后,雙方一同到張某家取錢賠償李某燈損壞的損失,之后雙方分手;第二天張某因頭部外傷住院治療,經鑒定為腦外傷引起的腦出血,構成重傷害。其家人報案稱發生過交通事故,某公安機關交警大隊認為李某有能力報案而沒有報案導致交通事故責任無法認定,應當負全部責任,故而認定李某承擔事故全部責任。依據《刑法》的有關規定李某應當負刑事責任,所以公安機關對其采取了限制人身自由措施。筆者介入該案后,幫助李某向上一級公安機關提出了重新認定責任的申請,筆者認為根據當時的具體情況,雙方都有條件報案,李某一時昏迷后被叫醒,但張某一直神智清醒,沒有及時報案雙方都有責任,應當負同等責任。上一級公安機關采納了筆者的觀點,將事故責任改為同等責任,這樣李某就不需要承擔刑事責任了,而被無罪釋放。試想如果沒有重新認定的程序,對于李某的問題需要到法院審理時才可以依據1992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關于處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法發[1992]39號)第四條的規定,以人民法院審理認定的案件事實作為定案的依據。(原條文是:當事人僅就公安機關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和傷殘評定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或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當事人對作出的行政處罰不服提起行政訴訟或就損害賠償問題提起民事訴訟的,以及人民法院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時,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公安機關所做出的責任認定、傷殘評定確屬不妥,則不予采信,以人民法院審理認定的案件事實作為定案的依據。)那么,對于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所做出的責任認定,人民法院能否去糾正呢?筆者在2000年曾代理過一起河北省境內的重大交通肇事案件,委托筆者的一方王某系駕駛大貨車的一方,受害方是無駕駛證者駕駛無牌照的兩輪摩托從支道上進入干道上行駛。干道是國道,支道是農村的鄉間小道,且斜坡30度角低于干道。事故原因是由于無駕駛證的摩托車駕駛員穿拖鞋駕駛無牌照的兩輪摩托車沒有遵守支道讓干道車先行原則,大貨車駕駛員忽視了望,采取措施不當導致事故發生。這種情況筆者認為應當認定受害方承擔主要責任,大貨車一方承擔次要責任;然而當地交警部門明顯存在地方?;ぶ饕?,認定雙方承擔同等責任,受害方當時是一人死亡、一人二級傷殘,即使不考慮刑事責任,單就民事責任而言,對于大貨車一方來講也是一筆數目可觀的賠償額。在受害方提出民事賠償的訴訟后,筆者接受委托時一審已經判決,筆者代理二審上訴至秦皇島中院,我們依據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的(法發[1992]39號)第四條提出了改變責任以及一些其他認定事實錯誤的意見,秦皇島中院認為該案事實錯誤太多發回重審,然而初級法院在重審時認為自己無法改變責任,因為不懂交通方面的技術問題,將此案拿到原維持認定責任的交通警察支隊研究,研究的結果是不能改變責任。試想人家維持的結論再去和人家研究推翻的問題這合適嗎?這顯然是無法實現的??凸凵轄步煌ㄊ鹿試鶉蔚娜隙ㄈ肥凳粲詡際蹺侍?,讓法官去改變責任,相當于讓法官去幫助舉證或改變證據,那么法官如果不具備足夠的技術知識并客觀地去分析事故成因,能說服雙方當事人嗎?然而法官畢竟不是專業技術專家,對于技術性比較強的問題無法做出符合實際的判斷,導致該案一直到終審沒有任何一名法官敢于糾正交警部門的責任認定,導致當事人無處申冤。筆者在最近代理的一起交通肇事人身損害賠償一案中交警部門認定受害方無責任,因為是司機酒后駕駛撞到橋墩上導致被害人一級傷殘。法院審理民事案件時認為被害人與司機共同喝酒,知道司機酒后駕駛,所以判決被害人承擔30%的責任。筆者認為這樣的認定不合法,可是被害人由于經濟方面的原因沒有提出上訴。筆者認為交通肇事的責任認定就應當以交警在進行技術分析后出具的鑒定結論為定責的依據,被害人的明知不能減輕司機的責任,因為被害人并沒有強迫司機駕駛?!兜纜方煌ò踩ā返諂呤豕娑斯不亟煌ü芾聿棵胖譜韉慕煌ㄊ鹿嗜隙ㄊ樽魑斫煌ㄊ鹿實鬧ぞ?。由于交通事故認定書包括了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實、成因和當事人的責任,所以它應該是人民法院處理交通事故的重要證據。在吳高盛書中的觀點是交通事故認定書僅是民事訴訟中證據的一種,并不具有高于其他證據的效力,通過審查其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對確有錯誤的認定,人民法院可以依法糾正。[2]問題的關鍵是交通事故發生的現場及其原因只能由交通警察進行現場勘察,法官第一沒有親臨肇事的現場,第二沒有這方面的專業技術知識無法分析事故的成因,如果說是分析事故以外的責任,法官可以依據法律和自由心證決定,但是讓法官決定技術方面的責任有問題,即使決定了也難免會產生偏頗和失誤。所以筆者認為,認定交通事故責任還是應該由具有交通管理職能或經驗的部門來判斷,但是不能一局裁定,應該設定兩局終局的方案,給當事人申辯的機會,否則當事人只能通過信訪方式申訴解決,無形中增加了相關上級機關及領導的壓力,讓當事人無法可依,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縱容了某些執法人員的私心膨脹。因此總體上看《安全法》雖然比《事故處理辦法》全面進步了,但是在這方面的立法考慮還是欠妥,有待補充和完善。另外,筆者在工作中還接觸到一起兩車同方向相撞的案例,事故發生后,某公安交警大隊委托沈陽市交通事故研究所就相撞的原因進行了鑒定,并在此基礎上作出了責任認定書,但其中一方不服,該交警大隊告知可以提出重新鑒定的申請,然后重新認定責任。但其前提是讓該當事人自己提出可以進行重新鑒定的上級權威鑒定機構。筆者向其建議可以申請到司法部開辦的上海交通事故研究所進行鑒定,以后是否進行了重新鑒定并重新認定責任不詳。但由此案例可以看出,作為負責交通管理的行政管理機關的交警部門的技術水平也是有限的,交警部門也希望有個專業機構就責任認定中的專業問題提供幫助。故筆者認為,交通安全法在今后的立法完善中,可以參照其他的技術鑒定方式,規定國家準許設立專門的交通事故原因鑒定機構,對交警部門處理的責任認定中的技術問題作出鑒定?;箍梢越徊澆杓緞淌濾咚戲ā飯賾諫撕χ匭錄ㄓ墑≌付ǖ募ɑ棺齔黽ń崧鄣某絳?,規定重新鑒定的程序。

 

 

作者:莊  云、遼寧奉天誠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嚴冬云、沈陽市和平區法院法官



[1]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吳高盛主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釋解》115

[2]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吳高盛主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釋解》116